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金融报 >

wen

股东迷局未解,信泰人寿又因虚列会议培训费套取费用等被罚57万

国际金融报 发布时间:2017-09-25 阅读:

9月25日,上海保监局发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因存在“给予和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虚列会议培训费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事实,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57万元。

而实际上,信泰人寿需要面对的问题远不止于这张罚单,被疑“花钱买业务”、股权纠纷未解、盈利堪忧等问题都困扰着这家公司……

上海分公司银保新业务被暂停

根据处罚书,时任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孙杰,对上述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给予警告,并处15万元罚款;

时任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杨剑锋,对上述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给予警告,并处4万元罚款;

时任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银保部经理吴建锋,对上述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给予警告,并处4万元罚款。

记者从信泰人寿官网了解到,9月份该公司共收到两份处罚。除了上海保监局的这份处罚,宁波保监局对信泰人寿宁波分公司近期也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是违法私自变更营业场所。

关于本次处罚,信泰人寿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上海分公司处罚事件是当地分公司个别人员的违规行为。对于处罚中涉及的人员,将会按照保监会处罚决定和公司规章制度予以严厉处罚,暂停上海分公司银保新业务。

“实际上,早在发现之初,公司已经组织全系统对类似问题进行排查。今后对于类行为,公司依然会严格按照保监会监管要求和公司制度,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信泰人寿称。

原保费大起大落,退保率较高

记者梳理发现,成立于2007年5月的信泰人寿近年来盈利情况和保费收入变化较大。

今年1-7月份,信泰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79.3亿元,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8.27亿元;而2016年全年信泰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28.2亿元,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高达99.5亿元。

从数据看,保监会收紧中短期存续产品的监管政策对该公司影响较大,万能险保费大幅缩水。

而原保险保费收入的较快增速,也没能改变其盈利状况。

根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3.53亿元。

成立10年来,信泰人寿仅在2015年出现了1.86亿元盈利,其余年份均亏损,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

该公司2016年亏损4.89亿元,由盈转亏一方面是因为投资收益下滑,另一方面是该公司退保金大幅增加。信泰人寿2016年年报信息显示,该公司2016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8.21亿元,退保金10.06亿元,赔付支出12.08亿元。

对于信泰人寿目前的状况,有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原保费大起大落,退保率较高,该公司可能存在“花钱买业务、凑业绩”的情况。

该人士分析,部分小公司为了“充门面”,主动花钱买业务,然后再退保。但这样做的风险在于,不但要支付手续费,还要给对方好处费,最终可能导致成本骤然大幅增加,利润迅速为负。

“这种花钱装门面的做法此前曾流行过,但近些年很少有公司这么做。因为这种做法相当于有人为了充面子,借钱买iPhone X,没钱还债时,卖了iPhone X还债,而买卖时的差价需要自己出。”该人士坦言。

至于该公司是否存在“花钱买业务”的现象,信泰人寿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仅表示:“2017年公司全面聚焦价值转型,在控制趸交业务规模的同时,大力发展期交业务,业务结构持续得到改善,中短期万能险基本全部停售。截至2017年6月底,中短存续期保费占比降至19%,原保费占比提高至89%。得益于公司业务结构的价值转型,原保费收入较去年有大幅增长。”

另据信泰人寿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根据基本情况下预计,净现金流未来1季度为34.8亿元,但是未来2季度为-8.49亿,未来3季度为-26.2亿元。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公司新业务保费规模下降幅度和退保规模增长幅度均出现较大不利变动。

股权变化频繁,股东迷局难解

除了遭遇监管部门处罚,信泰人寿近年来多次增资以及股权结构变化也备受投资者关注。

根据其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信泰人寿前三大股东浙江永利实业集团、北京九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华升物流有限公司股权均部分质押,还有4家股东连云港同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宾逸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建艺装饰有限公司、三门金石园林公司股权被冻结。

记者注意到,相较于第一季度,该公司在第二季度披露的第五大股东和第六大股东出现“变动”。其中,持有10838万股的第六大股东升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新人”;第五大股东连云港同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从此前的18300万股降至12502万股,股权依然处于被冻结状态。此外,股东“三门金石园林有限公司”的股权被冻结发生在第二季度。

那么,股权质押或冻结对公司是否有影响?

信泰人寿回应称:“股权质押是股东正常经营行为,股东股权被冻结是部分股东股权依法被保全的法律措施,目前上述情况对我司日常经营并未产生直接影响。”

然而,早在2014年,信泰人寿就被媒体曝出股权纠纷,股东和管理层间出现分歧。

2014年10月,信泰人寿时任总裁郑秋根涉嫌违规投资被逮捕入狱,此后原董事长马佳也被撤换,多名高管人员出走。

此后,该公司出现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

2015年3月,巨化集团通过浙江产权交易所将其持有的巨化控股(现名盛达融通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拥有的1.76亿元债权寻求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为92255.7万元,而接盘方是银信润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6年7月,巨化控股将其持有3.69亿股信泰人寿股权转让给利时集团,转让完成之后,利时集团持有信泰人寿10.46%的股权,巨化控股从信泰人寿退出

2016年10月,三井住友也从信泰人寿退出,由北京九盛资产管理公司接盘了这部分股权。

时至今日,信泰人寿的股权问题依然处于混乱状态。

记者 王丽颖


▼ 好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