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金融报 >

wen

建新型证交所,硅谷叫板华尔街

国际金融报 发布时间:2017-10-22 阅读: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句金言世界通行。

艾瑞克·里斯(Eric Ries)的梦想正在成真。

七年前,艾瑞克·里斯是旧金山的一名创业大师,正忙着撰写他的新书《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书中首次提出了一个疯狂大胆的想法,在美国建立一家新型证券交易所——长期证券交易所(Long-term Stock Exchange,简称LTSE),旨在制定规则鼓励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做出更利于公司长期发展的决策。

当时很多人觉得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

但如今,在多家硅谷大佬的支持下,里斯的这一想法正在变为现实。

据《华尔街日报》,LTSE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计划将在年底前寻求监管部门的批准,争取在2018年开业。

不受短期股价波动影响,不被短期收益左右,上市公司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规划公司发展,说不定这家交易所真能成为潜在上市公司的新选择。

1
LTSE:注重长期发展

许多硅谷的科技企业都认为华尔街对短期盈利的过分关注正在摧毁股票市场。

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Margit Wennmachers就曾表示,“对于华尔街来说,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对他们讲了什么以及你做了什么,他们不关心虚拟现实、自动驾驶,也不关心公司的长期策略是什么”。

而LTSE将提供一种全新的公司治理、投资和交易框架,与传统的股票交易所有许多的不同之处,新框架将减少因股票波动带来的恶劣影响,让真正有潜力的公司获得稳定投资。

LTSE最核心的理念在于创造一个新的投票权体系,即股东“持有期投票”(tenurevoting)表决权,投资者持有股票的时间越长,所获得的投票权就越多。

同时将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和公司的长期经营业绩挂钩。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服务客户方面投入更多精力,而不必受短期利益损失的困扰。

里斯表示,许多CEO或高管的季度或年度奖金与股票表现挂钩,如每股收益,这会迫使他们将每股收益提高。里斯希望未来在LTSE上市的公司拥有至少5年、甚至10年的股票期权方案,即使高管已离开公司,股票仍继续归他们所有,这将使高管做出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的行动。

此外,LTSE还将增加更多信息披露要求,使上市公司、投资者之间能分享更多信息,包括让公司了解他们的长期股东是谁,让投资者了解公司正在做的投资决策等。当然,上市公司仍会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要求公布季度业绩,但被禁止发布季度盈利指标。

为了实现LTSE的计划,里斯组建了一个由约20名工程师、财务主管和律师组成的团队。与此同时,里斯也获得了许多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其中包括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等。里斯的支持者中还包括不少著名的个人投资者,包括领英网(Link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推特(Twitter)前首席执行官科斯特罗(Dick Costolo)、美国在线(AOL)创始人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以及团购网站酷朋(GrouponInc.)创始人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等。截至目前,LTSE已从约70位投资者处筹集了共1900万美元资金支持。

市场上一些怀疑的声音认为LTSE只是让硅谷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们挤占其他股东权益、维持控制权的又一个手段。南加州大学商学院金融和商业经济学教授Larry Harris认为:“为长期的股东授予更强的投票权可能会使收购变得更加困难。”

但里斯坚持,LTSE会解决美国私人公司不愿上市的问题。他进一步指出,当今公开市场的弊病是短期性认知阻碍理性的经济决策,上市意味着公司创新能力到了尽头,这是硅谷估值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初创公司不考虑IPO的原因之一。

《华尔街日报》认为,如果LTSE的模式能成功,它将为尚未公开发行股票的科技巨头提供更多上市动力。

2
华尔街:IPO危机

根据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Steven Kaplan的统计,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从1997年最高峰的8616家到2016年的4633家,下降了近50%。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公开上市变得不再具有吸引力。

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也显示,在2016年只有14家获得创投资金支持的科技公司上市,2015年是25家,2014年是53家,远远低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数量水平。

对许多硅谷的科技公司创业者来说,上市已经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创业者们甚至认为,上市带来的问题超过了收益,弊大于利,不少公司试图推迟IPO时间。

里斯认为,股票市场的波动是美国上市公司数量自1997年达到高峰后不断下降的原因之一。

一旦公司上市,员工每天都会关注股价动态,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普通管理者的决策。

“股市的投资者喜欢那些每个季度销售额增长快、利润高、用户数量增长多的大公司。如果公司短期内指标下滑,投资者就会抛售股票,股价直线下降。管理者为了避免这样的波动,不得不花较长的时间关注短期业绩。”里斯表示,“此外,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戏码,一个季度过半,管理人员意识到公司没有实现增长,立马开始削减创新项目。”

华尔街从业人员的行为准则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所以往往被消息牵着鼻子走,忙于短线操盘,只注重短期利益。

还需要注意的是,华尔街目前仍然利用一些传统指标来给公司定价,如增长性、盈利率等。然而一些刚起步的创业公司无法马上创造利润。

3
硅谷:“私人IPO”盛行

不上市,如何融资?

初创公司分析机构Mattermark首席执行官丹尼尔·莫莉(Danielle Morrill)并不为此担忧,“如果一家初创公司能从私人资本手中募集2亿美元资金,那为什么还要上市,让自己的公司被一群对业务完全不了解的投资人审视、调查、监督呢”。

目前,美国私募股权市场规模发展迅速,影响力逐渐扩大。2012年出台的《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简称JOBS),将非上市企业股东(不包括员工持股者)人数的上限从500提高到2000,使融资的自由度和流动性大大提升。

此外,近几年美国银行利息较低,私募基金募资成本相对较低。随着纳斯达克等交易场所对私募股权交易流转提供技术和平台支持,许多有潜力的初创公司很容易获得低成本融资。私募股权市场的资金和流动性已完全能满足初创公司的融资需求。

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曾表示:“过去,你必须上市才能走完通向市场的最后一段路。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私募市场上有很多钱,因此上市的部分原因已经不再存在了。”

一些人用“私人IPO”(Private IPO)一词来概括不通过IPO在公开市场融资而去私人市场融资的行为。

近年来,私募市场上的著名投资人和大型风投公司在“独角兽公司”身上大力押注,这些被押注公司基本都代表着硅谷创业的某股风潮。

也正因有私人投资者“撑腰”,这些初创企业才能有恃无恐地推迟上市时间。如Airbnb、Dropbox、Uber、Pinterest等都持续进行着一轮又一轮数亿规模的融资,以替代通过IPO融得的资金。与此同时,通过“私人IPO”为公司赢得更多时间来打磨更加坚实靠谱的盈利模式。

在经过了十几轮融资后,近日Uber又获得软银注资逾十亿美元。Uber的估值已高达近700亿美元,稳居全球估值第一大“独角兽”宝座。

Uber公开发表声明称,软银的投资决定是对Uber经营模式和长期发展的信任。

风投公司Maveron的执行合伙人Dan Levitan指出,那些本来应该在IPO之后才去购买公司股票的风投公司和投资人,现在都在私人市场上寻求投资机会,参与到初创公司上市前的融资过程中。

4
传统证交所迎战

对于来自硅谷的威胁,华尔街并非无动于衷。

IPO数量持续下降,难以吸引优秀科创公司上市等问题已引起了华尔街证券交易所的重视。

据路透社10月19日消息,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和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DAQ)将联手吸引快速增长的亚洲科技公司。

这项合作将提供一座桥梁,企业可以根据自身不断变化的发展阶段首先选择在新加坡上市,然后在全球扩张的同时,顺利地在纳斯达克上市。

纳斯达克一直是许多科技公司青睐的上市地点,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脸书等全球市值很高的科技公司都在纳斯达克上市。而纽约证券交易所作为工业、能源、银行等传统行业公司上市的首选地,也想争取一些热门的科技公司。

今年,创业九年、估值85亿美元、收获全球1亿活跃用户的科技公司Spotify推出了上市计划。但是与普通企业上市不同的是,Spotify只是找一家支持直接上市的交易所,仍按照现在的股东结构,不发行新股也不做任何增资,只要持股方愿意卖,投资人就能直接买。

这种上市方式的好处是上市企业不需要找投资银行帮忙承销股票,不用撰写数百页的招股说明书,省下至少数千万美元银行承销费用。

然而现阶段包括纽约、伦敦、上海、深圳等全球几个大型证券交易所都不支持这种方式。

目前纽约证券交易所已经向SEC提交了关于该流程的书面计划及规则调整,等待监管层的讨论批准。如果Spotify成功上市并获得交易者青睐,其他科技公司可能会考虑相同的路线。

其实,不仅仅华尔街,更多传统证券交易所未雨绸缪,做出积极改变。

今年6月,希望拓宽上市渠道的香港交易所(以下简称“港交所”)发布关于主板和创业板的改革方案,并就设立全新的创新板向市场征求意见。港交所创新板的目标对象包括采用非传统管治架构的公司、尚未盈利公司以及拟在港做第二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

设立创新板被证券业内人士形容为“香港上市制度20年来最大改革”。2014年,港交所曾因双重股权结构而拒绝了阿里巴巴在港上市的申请。受此限制影响,京东、中通等企业也都远赴美国上市。错过许多大型科技公司让港交所不得不对上市制度进行改革。

记者 李曦子


▼ 好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