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界兵府 >

wen

独家 | 借钱不还 “天经地义”?现金贷经历“炼狱”,头部平台坏账翻倍

商界兵府 发布时间:2017-12-11 阅读:

有这么一群人,

他们活跃在知乎、贴吧、撸口子QQ群和网贷平台论坛里;

他们和每一家现金贷平台的风控码农斗智斗勇;

他们是催收人员电话那一头的用户;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老赖”。

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纸《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发,宣判民间现金贷公司“死刑”。

从监管叫停到今天,平台高管彻夜难眠,而“老赖们”却引吭高歌……

“老赖”的生财之道

在正式被宣判“死刑”后,民间现金贷公司的近况用“争分夺秒”、“生死时速”形容最为贴切。

如今,那些借款期限在14天左右的大部分现金贷平台已开始进入收账的尾声。

“这几天,将会有部分现金贷平台的坏账集中爆发。”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那么,这些坏账是从哪儿来的?

上海某中型现金贷平台高管付力(化名)给出了答案——“老赖”!

付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老赖是依附着现金贷行业生存的寄生虫,他们一直贡献着一部分的坏账,他们一旦伸手向平台借钱,就没有打算还钱的准备。”

不少老赖会在网贷口子论坛炫耀自己凭本事在多个现金贷平台借到钱,买车盖洋房的“励志故事”。

有网友亮出一叠人民币,声称自己挺过一年,二十多个平台的贷款都没有还,帖子很快就吸引了不少有着同样想法的网友。有的人欠着大笔贷款,尚在犹豫是否和家里坦白,有的人则津津乐道自己欠款数月以后,终于熬过催收者的经历。

在老赖眼中,不还钱是“天经地义”的。

他们分享了自己熬过追债者的经验:三个多月,每天就几个电话,熬过四个月,风平浪静,平均下来每天都不到一个追债电话;有人宣称“网贷本来就是发工资”。

共债被迫成“老赖”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现在对现金贷平台而言,拖垮他们的不是那些原本就没打算还钱的老赖,而是那些由于杠杆加的太多,多头借贷的用户被迫变成的“老赖”。

“现金贷行业共债现象严重是所有平台默认的‘潜规则’。”但付力坦言,目前受迫于政策压力,不少现金贷平台纷纷缩量,甚至有部分平台直接停止放款。而由于多头借贷现象过于泛滥,一旦大部分平台不再放款,此前“拆东墙补西墙”的借款用户就再也没有金主可寻。

现金贷平台的每一笔坏账背后都有一个不可不说的故事。

茶叶记

记者通过上述现金贷平台催收团队提供的逾期未还款的“优质用户”名单中认识了夏天(化名)。

这个94年的小伙子17岁就随着同乡人从四川背井离乡到北京打工,从服务员到餐厅帮厨,从送快递到送外卖,他踏遍了互联网的每一个风口。

他也是现金贷平台眼中的蓝领优质用户——年纪低于40岁、有着超高消费欲望、有较为稳定的固定收入、芝麻信用分良好、无逾期记录。

“但是借贷就像吸毒,一旦染上了便很难戒掉。”夏天坦言。

他和很多现金贷借款用户一样,有一本记账本,上面记录了和他发生关系的七家借贷平台。和网上那些动辄向几十家借贷平台借款的“老司机”相比,他还只是个“小白”。

一位提供第三方数据的公司负责人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在他们的统计中,目前有近30%的现金贷借款用户装了20个以上的借贷类APP,并且在监管文件下发后这个比例迅速增高。

对于这一现象,夏天似乎并不惊讶,“都是被逼的”。

“我最近又新下了好几个借贷APP,是想赶紧还钱。一方面,已经借贷的平台都催着还款,金额已经超过了我一个月的工资;但另一方面,目前所有平台都在收紧放款,在新的平台基本已经借不到钱了。”夏天谈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天也无奈成了“老赖”。

“实际上,从数据和用户行为表现来看,夏天是一个优质老用户。他在我们平台已连续7次借钱,并且没有逾期现象,如果不是现在资金链断裂,我们预判他应该会继续正常借款还款,但现在的客观情况和主观情况都不允许他继续还钱借钱。”付力表示。

还准备还钱吗?

夏天回答得也够坦白:“现在,既然政策已出台,现金贷平台不能再放款,我也不打算还钱了,还了钱再也借不出来。不管催收员再怎么打电话,我接了电话也不会还钱,我让我家里人都不要接陌生人电话。按照网上人的说法,再催几个月他们也就放弃了。”

实际上,夏天的选择也是目前大多数多头借贷用户的现状。

部分平台坏账突破50%

“老赖”集结,现金贷平台如何面对?

趣店CEO罗敏曾香港奶粉限购经放豪言称,“如果借款用户不还钱,就当做慈善了。”

只是,在目前的状况下,不知罗敏是否还有勇气放此豪言?

付力告诉记者,罗敏说的是此前的事实情况,但是现在行业里由于共债用户资金链断裂而产生无力还款的情况已经急剧恶化,不少现金贷平台的坏账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某头部平台高管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他们目前日放款总量减少60%,而这个水平已经算很好了,很多平台已经暂停放款。从产品形态来看,全部按照要求费息调整为年化36%以内。而近期,逾期率和坏账率上升1倍。

头部平台的现状已不容乐观,很多中小型现金贷平台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

“部分中小型现金贷平台的坏账已经突破50%。”上述业内人士称。

突破50%意味着什么?

该业内人士解释,除了要回吐之前的利润外,在坏账持续走高的情况下还有可能出现大额亏损。头部平台在外放款量巨大,有些借款期限相对更长,这意味着,在共债的其他平台纷纷逃跑的时候,他们却走不了,所以他们势必要被迫承担部分坏账。

“对头部现金贷平台而言,最难过的就是这个阶段,坏账的急剧升高也意味着风险的快速释放。如果能够挺过这个阶段,随着现金贷行业被净化,不合格玩家被洗牌,留下来的几个平台可以独享这块大市场。只要在风控方面做的不错,在36%年化的监管要求下仍可以盈利的平台还是可以继续赚钱。”付力表示。

无疑,监管的表态代表着现金贷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结束,合规做现金贷业务已成为惟一出路。

记者 黄希

▼ 好文推荐

  • 三星的危机与野心

  • 小心!游戏规则变了!一周暴涨70%的比特币或迎“大卖空”浪潮

  • 频频破发,是什么终结了可转债打新稳赚不赔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