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经城事 >

wen

老婆,我们换一种活法吧!

中经城事 发布时间:2017-09-18 阅读:



老婆,我特意计算了一下,从早晨起床到今天晚上10点,我们一共说了37句话,如果没有什么特别,估计到入睡也不会超过40句吧!


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一两年我们的交流已经明显少了许多,或许我们用了6年的时间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彼此,也习惯了彼此的习惯。


记得最初我们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有聊不完的人生。哪里是三里屯,什么叫五道口,怎么去大运河,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纠结,满满都是我们的回忆。


而现在我们的活动范围也仅仅是厨房、客厅和卧室。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更谈不上怎么了,难道我们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体会这种平淡么?


刚才,也可以说是一直以来的整晚,我们彼此背着身,你在看电影,而我在看新闻。



突然看到几年前柴静采访周星驰的一段,背景音乐是《大话西游》的片尾曲《一生所爱》。当柴静问他什么时候结婚时,他说我这个年纪了,应该没有机会了吧。


当我们都以为周星驰是成功者的背后,对于感情,他却说自己之前太忙了,运气不好。柴静用一句电影里的台词回应说,“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老婆,周星驰的最后一句话是“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做过。”


何止是周星驰,我们不也是一样么?


你总说等我们有钱了,等我们稳定了,等我们结婚了。。。。。。


但这几年来我们这么的拼命,银行存款也已经不少了,但为什么感觉我们却越走越远,越走却越不知道为什么?



前两天我去参加雅居乐的一个“第二人生乐跑·泥泞跑”的活动,认识了一位环球航海家、艺术家翟墨先生,给我的震撼非常大。


虽然他是画家,但他通过画展认识了航海,从他2000年买的第一条船开始,已经20年了,从新西兰,到南太平洋,再到后来航行到全球。


他说,他第一次航海的时候甚至连GPS、航海图都看不懂,在海上飘泊了28天,当时遇到一个十几米的大风浪,心里想说如果活着到一个岛上,就再也不航海了,如果能找到陆地或岛屿,直接就找一位当地的土著结婚和生孩子。


但现在他打算在2018年发起一个在冬季,用中国的航海技术,中国的船,没有任何电子仪器的跨太平洋赛事。


他还定了一个计划,想要在60岁时造一艘宋代的古船,带着一批60岁的老人从中国出发,环绕北冰洋一圈,穿越太平洋,再绕过南极,计划历时要10年,回国后刚好70岁。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的经历,如果你和我在现场,恐怕一样会被震撼到。


老婆,我们不要从6年前就看到60岁以后了好么?我们换一种活法吧!



听雅居乐的朋友说,他们9月17日在北京要举办一场泥泞跑活动,想必我们已经没办法参加了,但今年的国庆节期间他们在海南清水湾还有一场泥泞跑活动,不如我们去泥泞一把吧。


如果你同意,今晚回家时就亲我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