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经城事 >

wen

千年大计 区域协同发展“大棋局” 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

中经城事 发布时间:2017-10-22 阅读:


作为“雄安人”,家住容城县的王红亮见证了雄安新区的诞生过程,也经历着正在白洋淀发生的前所未有的变化。按照河北省日前出台的政策,雄安新区将为被征地农民量身定制就业创业培训。“我早几年跟着工程队到北京做过道路和园林绿化,比一般打零工工资高很多,后来失业了,但我还喜欢搞这个,希望能参加这方面的培训。”王红亮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随着雄安新区建设推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像王红亮一样受益。而放眼全国,设立雄安新区只是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步棋”。十八大以来,中央先后制定和推动了“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区域发展协调性显著增强,未来“协调发展”将释放更多红利。

    

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可以预见,面对新时代和新的历史方位,协调发展理念将发挥“补短板”作用,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保驾护航。


协调发展是制胜要诀



“下好‘十三五’时期发展的全国一盘棋,协调发展是制胜要诀。”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协调发展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断和系统部署,强调“协调既是发展手段又是发展目标,同时还是评价发展的标准和尺度”。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步形成了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四大板块”合起来覆盖了全部国土,但各板块之间的发展差距依然较大,缺乏连接的战略通道。

    

“十三五”规划为“四大板块”打通了战略通道,明确提出“以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为基础,以‘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为引领,形成沿海沿江沿线经济带为主的纵向横向经济轴带”。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表示,这三大战略的共同特点,是跨越行政区划、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2015年3月,《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发布,重点圈定了新疆、陕西、甘肃等18个省份,将极大地促进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要素流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表示,过去沿海地区靠吸引外资、三来一补、引进技术等实现率先发展,“一带一路”提出后,不仅东线开放,中西部地区也成为开放前沿,迎来重大机遇。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座谈会,首次提出把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重大国家战略。2015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顶层设计基本完成。

    

2017年4月1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全面落地的关键阶段,中共中央、国务院宣布设立河北雄安新区,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雄安新区作为一项重大历史性战略选择,是中国创新区域协调发展路径的点睛之笔。

    

长江流域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生态地位显著,人口和经济总量超过全国的40%。这里不仅是我国的经济和生态腹地,也是连接“一带一路”的重要纽带。2016年3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审议通过,涉及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个省份,成为我国首个把生态文明、绿色发展作为首要原则的区域发展战略。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还通过实施差别化区域政策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加大力度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快速发展。五年来,发展新空间得到有效拓展,区域城乡发展格局正在重塑优化,新增长极增长带加快形成。


重构经济版图


长期以来,我国经济重心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城市,经济版图呈现“东热西冷”的特点。近年,随着区域间协调发展不断推进,经济热度正由“集中偏东”向东中西部“多点开花”转变,新的经济版图正在重构。



在京津冀地区,雄安新区设立后,各大央企、名企涌进雄安新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进程加速。9月29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发布,明确指出全力支持央属高校、医院向雄安新区疏解;支持市属学校、医院到雄安新区合作办学、办医联体;支持部分在京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科研院所等向雄安新区有序转移。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两翼”比翼齐飞,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正在崛起。

   

如果说京津冀协调发展战略侧重于优化空间格局、实现城市间优势互补,为将来城市群发展探索协同模式,那么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则意在深化东中西部合作,为欠发达地区发展按下了“快进键”。


近年来,贵州快速聚集大数据产业红利,打造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涌现出一批以大数据为引领的新业态和新产业。贵州只是中西部发展的一个缩影,深度对接东盟的广西、布局机器人及电子核心部件等战略性新兴制造业的重庆、以军民融合为突破口的四川、摆脱“能源依赖症”大力培育高新技术产业的陕西等中西部“经济新秀”正在崛起。

    

西部开发、中部崛起的同时,东西部区域间交流、互通正在加强。近年来山东开放型经济新优势不断增强,已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战略。今年5月,山东省发改委印发《关于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的实施意见》,支持各市与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等加强产业协作。


此外,根据“十三五”规划部署,中国要在五年内建设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哈长、辽中南、山西中部、山东半岛、中原、长江中游、海峡西岸、北部湾、呼包鄂榆、宁夏沿黄、兰西、关中平原、成渝、黔中、滇中、天山北坡共19个城市群,几乎覆盖整个中国内陆地区。届时,将形成更多支撑区域发展的增长极。



十九大报告中再次指出,要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

    

“几十年来国家一直在强调区域发展协调,从客观进程来看,区域发展有先有后,发展阶段是不同的,但要在不平衡的发展过程中最终走向整体的发展平衡,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全面小康。”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前所长牛凤瑞表示,国家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等区域发展战略,突破行政区划,将实现区域间的要素互通,缩小区域发展差距。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副理事长肖金成认为,实现区域协调发展要实施轴带引领、群区耦合、开放合作等战略。协调空间开发秩序和优化调整空间结构,逐步实现集中、集聚发展,让要素在轴带上集聚。城市群与经济区相结合,有利于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形成1+1>2的集合效应。以“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开放合作,将利于促进区域合作、推进贸易的便利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