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经城事 >

wen

成都“东进”助力建设大都市圈 对话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曾九利

中经城事 发布时间:2017-10-21 阅读:

对话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曾九利




“两山夹一城”,在龙门山和龙泉山两条山脉之间的成都,如今正在跨过龙泉山脉,探寻成都永续发展的新空间,构建“一山连两翼”的城市新格局。那么,目前成都的“单中心”格局带来了怎样的“城市病”,如何打破固有的“城市圈层”结构,成都“东进”对产业的疏解与调整将起到哪些作用?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曾九利,请她从专业规划角度来分析成都的“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十字方针”。


城市空间格局的发展瓶颈


《中国经营报》:一直以来,成都是一个单中心城市,这样的空间结构对城市的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曾九利:单中心城市的空间结构,使得城市的功能集中在中心城区,其“虹吸效应”不断增强。比如2010~2015年,成都市的人口增速非常快,达到年均50万人,大概是北京、上海高峰期的水平——即中心城区不断积聚的状态。


    目前,成都因为“单中心+功能集中+人口高密度”,带来的大城市病已经逐渐显现:交通潮汐式循环突出,跨区域、大规模、长距离的通勤交通需求,加剧了早晚高峰时段城市交通拥堵;空间资源配置不均衡,一二三圈层国土开发强度分别为84.8%、35.1%、13.8%,人口密度分别为10388人/平方千米、1172人/平方千米、543人/平方千米,一圈层核心区人口密度甚至达到1.4万人/平方千米,而三圈层仍处于人口净流出阶段。

    

此外,成都的空间扩张方式也存在问题。由于成都是平原地区,圈层发展特征非常突出。这个特征在平原地区很普遍,如北京、上海也是存在圈层式的划分结构。圈层结构在城市规模小的时候是一种效益非常好的城市空间扩张方式,但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就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中国经营报》:那么在城市空间规模扩大后,单中心与圈层结构对城市发展产生了哪些制约瓶颈?


    曾九利:成都的城市空间规模扩大以后,再采用圈层式发展,会带来热岛效应、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一系列问题,还会导致二三圈层的功能配套不完善、产业分布不平衡、三圈层的人口集聚能力不足等问题。


    因此,就成都而言将面临两个方面的发展瓶颈:第一是成都市城镇的发展和耕地保护的矛盾突出。成都平原良田沃土,但城镇发展很快,特别是成都西部片区,如温江区、郫都区等地,包括龙门山山脉前的腹地实际上是成都平原的精华灌区,同时也是成都平原农耕文明的起源,为城市发展提供了丰富农副产品,需要进一步保护。

    

第二是空间布局与资源禀赋的矛盾。比如成都的水源来自西部龙门山,北部区域又是成都的上风方向,因此从城市发展角度应对西部和北部适度控制,从而选择向东、向南扩展。此外,成都静风频率高,对大气污染特别敏感,水环境的污染程度也不容乐观。成都市此前出台的“治霾十条”和“治水十条”,正是为进一步优化生态环境而提出的。


城市发展要因时而动顺势而为


《中国经营报》:成都市提出“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十字方针”,不仅是对生态环境的控制,而且是对整个城市空间布局的新考量吧?


曾九利:成都提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目标是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作为引领。因此成都空间发展的新方向,就是从新发展理念出发。尤其“十字方针”,是对成都未来发展格局的重大调整,也顺应了中央提出的生态文明和转型发展。可以说成都的战略调整是因时而动、顺势而为。

    

《中国经营报》:成都空间发展方向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曾九利: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成都一共出了5版城市总规。早在1995年版总规,就提出城市向东向南发展目标。但是由于以前城市规模小,当时的向东向南还主要集中在三环路外的向东向南,高新区也是在1995年提出的南部新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2011年,成都的总规中,延续了向南和向东的发展。

    

就“西控”而言,事实上在过去数年间,成都发展一直强调“西控”,只是今年在党代会上进一步明确了“西控”的目标,尤其是在产业导向上提出了严格的控制。但“西控”不是西边就不发展了,而是要与资源禀赋相匹配,主要控制城市发展边界以及产业发展方式,可以依托生态田园格局,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


成都“东进”将助力建设大都市圈


《中国经营报》:在“十字方针”中,“东进”将是成都市未来城市发展的重点,是基于什么样的战略考量?

    

曾九利:“东进”是今年7月成都举行的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上提出的重点,因为在新的发展条件下,“东进”是落实国家战略,推动成渝城市群协同发展的关键。首先,成都是内陆城市,要建设成国际综合交通通信枢纽,需依托国际铁路港和航空枢纽。同时,就城市发展而言,成都新机场不仅仅是交通枢纽,还可以吸引大量的人流物流,承载国家中心城市的部分重要功能。

    

此外,成渝城市群中,成渝两极很强。而“东进”,可以做强成渝中部城市,辐射川东北和川中、川南地区。从而在龙泉山以东打造一个新兴的产业带,构建成都大都市区。

    

总的来说,“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是全市一盘棋,东南西北中,在新发展理念下,体现了对生态环境的保护、空间结构的合理性,构建城市发展的新格局。

    

中国经营报》: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提出疏解城市核心区非核心功能,主要是哪些非核心功能?

    

曾九利:成都国家中心城市的职能定位为“五中心一枢纽”:即西部经济中心、西部科技中心、西部金融中心、西部文创中心、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国际综合交通通信枢纽。这也就是成都的核心功能,其他的就是非核心功能。成都作为四川首位城市,要发挥带动引领示范辐射作用,与周边城市产业协同发展,因此会有一些产业向周边进行疏解,一些新的功能也要统筹,特别是城市中心的物流仓储和工业需要逐步疏解。因此,成都“东进”的建设要借鉴雄安新区的新理念,提升城市功能和产业能级。